您的位置: 济宁资讯网 > 科技

蓝月亮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3:32:27

1  残月如钩,斜挑寒天——天快亮了。  快亮天之前,总是一天当中最冷、最黑的时候,漆黑而寒冷的夜空中漂浮着密集而细碎的冰晶,在黑暗里闪闪飘动,似数不清夜的精灵,四处游动。透过闪闪发亮的冰晶,遥望那勾即将落下的残月,竟变成了淡淡的蓝色,几乎与深邃的天穹溶为一体,把最后的一抹月光撒在连绵起伏的乌尔古力山下李家窝棚上。  那里坐落着百十栋低矮的茅草屋,静静地躺在山下的旷野中,沉浸在酣梦里。在那茫茫的野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而杂乱的马蹄声,似密集的鼓点敲碎了山村的酣梦,也踏破了山村特有的宁静。恐怖的马蹄声哒哒哒地敲打在坚硬的冻土地上,一直朝坐落在山根下的小村庄响去……  住在村子东头的猎人李长山,被突如其来的马蹄声惊醒。他一时并没明白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仍旧闭着眼睛,裹在一床破旧的棉被里,蜷缩在被西北风抽得冰凉冰凉的土炕上,回想着做的那个梦。  那可真是一个特别美、特别美的梦啊!  梦里他正在娶媳妇,伴随着一阵欢快而急促的鼓点声,几支喇叭也呜了哇啦地吹奏了起来,他家的院里院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。他满面笑容,上前把新娘子从轿子里接下来,牵着那只绵软而冰凉的手,踌躇满志地走进自家堂屋。可还没等到他们拜堂,更没来得及进入洞房,便被那马蹄敲打在冻土上的声音惊醒。这时,他才发现自己一直紧握着一角冰冷的棉被。  他懒得理睬外面的动静,继续躺在冰冷的炕上胡思乱想着:刚才自己到底娶的是哪家的闺女呢?可他仔细地想了半天,脑瓜仁都想疼了,还是想不起来。这时,外面已经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,还掺杂人们惊慌地喊叫声:“快跑啊,快跑啊!胡子进屯子了,胡子进屯子啦!”  听见有人喊胡子进屯子了!李长山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,披好衣服来到门外,见满街筒子都是跑胡子的人群。屯里人个个满面惊慌,拖老携幼,一直朝屯子东边跑去。李长山也来不及多想什么了,夹裹在人群里一起跑胡子。  以往每次胡子进屯子,李长山从没跟随人们一起跑过——他家里实在找不到什么可抢的东西,更不用担心被胡子绑票。可这次,他却稀里糊涂地随着人们上了山。只要跑出屯子,一切都不由得他了,想要停下来都办不到,只能裹在跑胡子的人群里瞎跑乱闯。  凄厉而恐怖的枪声,紧紧跟随在后面追了上来,“叭勾叭勾”地从吓得惊慌失措的人们头顶掠过。李长山慌里慌张地离开了人群,叉向一条砍柴人踩出来的毛毛小路,一头钻进落光了叶子的杂树林。他一边朝前跑,一边紧着回头朝后张望:看到底有没有胡子从后面追上来?慌乱之中,他一脚绊在在了一块石头上,“扑通”一声,重重地摔倒在雪窠子里,叽里咕噜地一直滚到山崖下才停住了。  这时,惊魂未定的李长山才发现:这里的地势简直太好了!他的头顶上是座小山包,旁边还支棱出几块陡峭而狰狞的岩石,把他秘密地掩藏下面。躲藏在一块大石头下,他偷偷朝上瞄了一眼,即使有人站在山头顶上,也不用担心会发现躲藏在下面的他!  李长山终于松了口长气,挪动下身子,刚想坐得再舒服一点。突然,他听到上面传来一阵踉跄脚步声,那颗刚放下的心,立刻又提溜了起来——  脚步声越走越近,几乎站在他的头顶,相距不过几米远,吓得他连口大气都不敢喘。而更要命的是,上面的人又停下了,没有继续朝前走,紧张的李长山几乎崩溃了,正打算起身接着朝前跑。这时从上面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对话,才知道过来的两个人并不是胡子,而是屯子开烧锅的李茂林和他那刚娶过门不久的二房媳妇。  李茂林是李家窝棚的头号大户。他家不仅有六十多垧旱涝保收的山坡地,还开个烧锅。烧出来的“清泉老酒”不仅推销到附近的四邻八乡,连县城的一些小卖铺也卖他家的烧酒。这年头,那些有钱的男人哪个不娶三房四妾?李茂林当然也不例外。他已经娶了一房大老婆,给他生了两个儿子,最近又新娶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。  李茂林娶亲那天,李长山也去凑热闹卖呆,站在远处见过到那个新媳妇。那个小娘们儿不但长得好看,名字也好听,叫丽君。不像他们屯子那些满脑袋高粱花子的庄户人家,给闺女起名不是桂花儿就是香草的。听屯里的人议论说,丽君的娘家原来也是个大户人家,前两年她爹被胡子绑了票,在规定的时间里又没筹集到赎票的银元,结果被撕了票。丽君爹死了后,娘家也随着彻底败落了,这才由她娘做主,嫁给了年近半百的李茂林当小老婆。  那天,李茂林刚把新娘子从轿子里迎下来,牵着一根红绸子,把丽君领进堂屋。还没等大支宾(司仪)宣布拜堂,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突然发生了。只见盖着红蒙头的新娘子撒开那根红绸子,猛地朝前冲了两步,一头撞在摆放正堂的香案角上,顿时血流如注,倒在地上。  满脸是笑的李茂林当时吓呆了,挓挲着两手不知怎么办才好。还是有人提醒他,赶紧止血!他似乎才明白过事来,赶紧把撞昏过去的新娘子抱起来,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,接过一把香炉灰按在她头上,才算把血止住了。  听了上面的对话声,李长山不仅暗暗地想,别管一个多么刚烈的女人,只要入了洞房,成了别人的老婆,也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。这不过门还不到半年,丽君不是也得跟着李茂林一起跑胡子了嘛!  瞅着山头顶上的李茂林,搀扶着那个年轻而好看的新媳妇,李长山既羡慕又嫉妒,不由得愤愤地想:兜里有两个臭钱,不知怎么抖擞好了?不过,他不得不承认,男人的兜里有钱就是好,看看人家李茂林,怀里搂个大老婆,又新娶个小媳妇,可他李长山呢?眼瞅着快三十岁的人了,还是光棍一根,至今连个女人还没混上呢!都他妈的是男人,凭什么有的能娶两三个老婆,有的连一个都混不上呢?这个世道实在太不公平啦!  他本来不想去管李茂林家的事,可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总是偷偷地朝那边张望。看样子,丽君实在跑不动了,走路一瘸一拐。那张本来就白净的脸,如今变得更白了,几乎见不到一点血色。可那个男人不但不知道体恤丽君,还紧着催促她:“快,快点……快点走!你能不能走快点呀?”  丽君一边慢慢地挪动着脚步,一边哭哭唧唧地央求李茂林:“当家的,我脚脖子崴了,疼得厉害,实在走不动了。”  “快走吧,哪来的那么多费话!”李茂林嘿呼着自己的女人。可别管李茂林怎么吆喝,丽君还是坚持不住了,一屁股坐在李长山头顶的一块石头上,疼得嘴里直吸凉气:“要不,你先自己走吧,赶紧逃命!别……”  李茂林不知所措地站在她的身边,连哄带吓唬地说:“我的姑奶奶呀,你赶紧起来走吧?要是再不走,我可真的扔下你不管啦!”  丽君仍旧带着哭腔说:“你自己走吧!咱俩在一起,我实在是跑不动,反而还拖累你,不如你一个人赶紧逃命要紧。你尽管放心,要是我被他们抓到了,就是死,也不会辱没你们老李家门风的!”  说着,她似乎想要证实自己刚说过的话,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剪子,亮给李茂林看。看看眼前年轻漂亮的新媳妇,又看了看她手里紧握的那把剪子,李茂林想自己赶紧逃命,又舍不得这么个好看的女人。可是他要是不赶紧离开这里,弄不好都得被胡子逮住,成了胡子手里的秧子(肉票)。站在那里,犹豫了一会儿,李茂林还是一把抓住丽君的胳膊,一边往起拽,一边没好气地说:“走,赶紧站起来,咱俩一起逃命!”  丽君支撑着刚站起来,脚一沾地,又“哎呀”地一声坐下去,哭哭唧唧地说:“你还是自己逃命吧,我实在走不了……”  看着眼前的一切,李长山不由得又想起临天亮前做的那个梦。原来他梦里娶的那个姑娘不是别人,竟是眼前的这个丽君。想到这儿,他不仅咧嘴苦笑了一下:人家那么好看的姑娘,能嫁给你这个打猎的穷光蛋吗?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  想着丽君,李茂林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,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落在胡子手里呀!他赶紧直起身来,正想要让山顶上的两个人下来躲一躲。可还没等他叫上面的两个人下来,林子里又进来一个人,是个胡子的小喽啰。  那个小喽啰用条破围巾连头带耳朵一起包裹起来,腰间还扎了根指头粗的麻绳子。只见他双手端着一杆长枪,弯腰钻进林子里,鬼头鬼脑地四处紧着撒眸。见林子里进来一个胡子,李长山赶紧坐下,连口粗气都不敢喘。  胡子小喽罗刚一钻进落光叶子的杂树林,一眼发现坐在石头上的丽君和站在她身边的李茂林两个人,立刻端起了长枪,吆喝了一声:“不许动!老老实实给我站在那里,别动!”  见那个胡子小喽啰端枪朝他们走来,吓得李茂林连连后退了几步,接着猛地一个转身,撒开两腿,兔子似地跑掉了。见吓跑了一个,那个胡子小喽啰抬起胳膊就是一枪,“砰”地一声,可并没有打到李茂林,子弹贴着他的耳边飞过去,吓得李茂林屁滚尿流,连滚带爬下了山,慌不择路地朝着一片洼地拼命地逃窜。  胡子小喽罗朝前追赶几步,在个树木稀疏的地方站住了。他把身子牢牢地靠在一棵大树下,稳稳地端起了长枪,连着勾动两下扳机。正在奔跑的李茂林双手一扬,定在了那里,接着软软倒下去。见把跑的那个男人打倒了,胡子小喽啰得意地吹了吹枪口缭绕的硝烟,转身来到丽君的跟前。他把长枪支在一棵柞树下,弯下腰,仔细地端详丽君一眼,立刻满脸淫笑地说:“嘿嘿,真想不到,在林子里能碰到这么个漂亮的小娘们儿,该着俺老缪有艳福呀!”  丽君瞪大了一双惊恐万状的眼睛,双手支撑在雪地上,紧着朝后退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,想干干什么?别过来,你别过来!”  胡子小喽罗怎么能听她的呢?他笑嘻嘻地又凑到丽君的跟前:“问我想干什么?嘿嘿……小娘们儿,我想干什么,你还不明白吗?来,陪大哥好好玩会儿。要是把我陪高兴了,就放你走,绝不杀你。”  丽君立刻把掖在怀里的那把剪子又掏出来,先朝着前面的胡子小喽啰,接着一转手,把剪尖顶在自己的胸口上:“别过来,不要过来!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,我……我就死在你的面前!”  胡子小喽罗当然顾不上丽君的死活了,只是一心得到这个好看的小娘们儿。他眼角上的折子都美开了花,得意地笑着扑上去,一把抓住丽君的手,猛地从她手里把剪子夺下来,扔到一边。接着,他把丽君摁倒地上,一把抓住她的衣襟,猛地撕开,一只手跟着伸进去,抓住一只浑圆的乳房,一边使劲地揉搓着,一边兴奋地说:“别叫,别叫……”  那个胡子小喽罗只顾得意了,他根本没有发现手里紧握着一块石头,从背后悄悄摸上来李长山。  李长山四肢着地,像只壁虎似的紧紧贴在石壁上,慢慢地朝上爬……  当他摸到胡子小喽罗的身后时,显得更紧张了,整张脸都夸张得扭曲不成样子。突然,他一脚蹬落了一块石头,“叽里咕噜”地滚下山去。  “谁!”  听见动静,胡子小喽啰赶紧松开抱在怀里的丽君,正准备起身看个究竟。可还没等到那个胡子小喽啰站起来,李长山已经从后面猛扑了上去。他死死地将胡子小喽啰搂抱住,随后举起那块紧握的石头,狠命朝胡子小喽罗的脑袋上砸下去……  一石头砸下去,刚才那张还得意万分的脸,顿时痛苦地抽搐成了一个,随后悄无声息地歪了下去,软绵绵地倒在大石头的旁边。怕那人没死,李长山又举起了手里的石头,照准他的脑袋连续砸了好几下。见那个胡子小喽啰确实一动不动了,才拉起石头旁边已经吓傻了的丽君:  “走!”  丽君吓得浑身直哆嗦,更不敢看一眼那个被李长山砸死的胡子小喽啰,也顾不上崴伤的脚脖子疼痛了,随手抓起地上的剪子,踉踉跄跄地跟着李长山朝林子外面跑去……  2  “别动!”  “动一动,就打死你们!”  李长山拽着丽君刚跑出杂树林,迎面好几支长枪顶在他们的胸前。李长山心里不由得暗叫了一声不好,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敢动。  只见一个胡子头儿模样的人端着匣子枪,从几个胡子的身后闪出来。看见李长山搀扶着一个长相秀气的女人,慌里慌张地从林子里跑出来,立刻让人把他们团团围住。他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,见李长山手里并没有任何家伙,可还是有点不太放心,又贼眉鼠眼地围着李长山转了一圈,见他身上确实没带任何武器,这才把一直端在手里的匣子枪斜插在怀里,满脸狐疑地问:“什么人在林子里打枪?”  刚摆脱一个胡子,见眼前突然又出现这么多端枪的胡子,丽君吓得几乎站不住,几次差点倒下。李长山使劲儿地把她搀扶住,镇静地回答胡子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  “不知道?嗯,你真的不知道!”那个胡子头阴沉着脸,虎视眈眈地盯着李长山。随后,一指着旁边的一个长着倭瓜脸的胡子头目说,“你给我到林子里去看看!”  听到吩咐,那个倭瓜脸头目赶紧跑进了林子。不到一袋烟的工夫,他又慌里慌张地跑出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大当家的,不好了,可不好了,老缪被人砸死啦!” 共 30173 字 7 页 首页1234...7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
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
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