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济宁资讯网 > 星座

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七一二章 家主易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30:57

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七一二章 家主易浩

……

易庭很快地将花弄影所留下的信简给看了一遍,然后便皱眉陷入了沉思。

信中内容并未说得很清楚,似乎有家族中某位大老伤势复发,而其正是支持花弄影担任下认家主的重要核心人物。

不过信中也提到了感觉事有蹊跷,花家乃是以灵植、丹药见长的超级家族,一位核心大老怎可能会误判并且控制不住自己的伤势,所以肯定有意料之外的因素发生,而最可能会关联到的,便是接下来的新任家主之争。

但花弄影等不到易庭试炼回归,只能够先走一步,但若此事真与家主之争有关,恐怕易庭能否帮其找回了候选者的信物,便是至关重要之事了。

遗失信物的过失,只是被暂时掩饰压制了下来,但若下任家主的竞选流程被要求提前展开,那么花弄影不仅会失去候选者资格,并且还会受到族规的严厉惩罚。

在听得易庭已顺利完成花弄影的托付,花雾隐明显地松了口气,随后易庭又问了一些不明白之处,以及有关对手的简单讯息,只要没太牵涉到家族中的机密,雾隐也是一一地回答。

不过在了解大概的情况之后,易庭忽而心中一动,便开口向花雾隐问道:“雾隐姐,妳认得花妍欣跟花蕴灵两位姑娘吗?”

花雾影先是讶异了一下,但也没多问易庭是如何认识的,便回道:“妍欣跟蕴灵我当然认识,她们俩也算是小姐这一方的人,其入神域初境中的主要任务,便是寻得紫心玉涎果,为支持小姐的那位长辈医治伤势,只是没想到这次的神域试炼,花家弟子竟然差点全数陨落,好在她们两个无事,并且也顺利地找到了紫心玉涎果,所以在得知了消息之后,立即便启程赶回家族去了。”

‘紫心玉涎果’的最大用处便是炼制‘净髓凝肌丹’,意即花弄影的这位长辈,不是中了极为厉害的剧毒,便是伤势已严重到需要重塑肉身。

在此情况下若是中了暗算,恐怕结果并不乐观,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亦即像冰帝这样神魂并没有消散者,基本上就有很高机率可以救回其性命。

只是修为免不了要下降大半,除非也有‘魔冰赤藤心’等其他珍稀灵物的辅助,才有机会恢复到颠峰修为。

但易庭忽而觉得不妙,若是那位长辈的伤势恶化当真是人为造成的,那么对头必然不会让灵药被顺利送达。

“弄影姐的对手知晓妍欣跟蕴灵的任务吗?!她们在回到家族的途中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!”

花雾隐闻言,脸色瞬时变得苍白如纸,她忽然明白为何对手会急于在此时有所动作,因为若是那名大老的伤势完全复原,基本上就失去了搞垮花弄影的最好机会,所以绝不会让妍欣跟蕴灵两人,顺利地将‘紫心玉涎果’带回家族当中。

“糟了,这是我的疏忽,也难怪小姐希望易公子能亲自跑上一趟,因为我们花家之人要回到家族当中,中间至少会有三道关卡被阻拦下来,我必须赶紧通知妍欣跟蕴灵才行。”

“距离她们出发,已将近有半个月的时间了,到达妳们花家祖地,一般需要花费多久的时间?”易庭问道。

“我们家族族地在尚源郡中,我想她们现在应当已通过传送阵抵达了尚源城里,那算是会接触到族中人的第一道关卡,但我想另一方人马并不敢在尚源城内随意动手,而从当源城到花家祖地的入口前,则差不多还有半个月左右的路程,若是我现在赶去尚源郡的话,应该还是有机会先通知到她们的。”花雾隐显得颇为焦急地说道。

易庭略为思索了一下,由青岩城到尚源城,大概要通过三四次的远距离传送法阵,中间并不一定会有连贯,大半时间应该都是在两传送阵间赶路,所以花妍欣跟花蕴灵两人,才会花费了将近半个月左右,才抵达了尚源城中。

如此的话,倒是还有不少可以缩短的空间,因而易庭便取出了一迭符箓,递给了花雾隐,然后说道:

“这些神行符可以加快妳追上她们的时间,若是没把握的话,就叫她们暂时先避一避别回到家族当中。弄影姐在信上曾经提到,她有稳住伤势或护住其神魂的把握,只要我一年内赶到便行了,所以半年后我们可以约在尚源城中碰面,到时妳才能为我引路。”

花雾隐并没有跟易庭客气,接过符箓后点头表示赞同,其小姐并未要求易庭立即前往花家,因为那时候还状况不明,随意让外人知晓花家族地所在,反而会被别人抓到把柄。

而易庭又想了想后,再取出了一枚戒指跟药瓶,说道:“戒指中有一艘从魔族手中抢来的下品灵器飞舟,若能将其炼化的话,也能够提升不少的速度,只是其体积大了点儿

,容易引起人注目,但在到达尚源郡前,倒也顾不得太多。

至于药瓶内有三颗‘破天丹’跟一些辅助丹药,相信雾隐姐半年内是有机会冲击先天境界的,而另两颗便留给妍欣跟蕴灵吧,我猜她们一年内也是有机会达到炼气颠峰的。”

“破天丹!!”

花雾影听见灵器飞舟时,只是略微地惊讶了下,但当易庭说到‘破天丹’时,其都忍不住地惊叫出声。

花家之人当然晓得破天丹的珍贵性,那可是四品炼丹师才能炼制的下品灵丹,并且炼制的难度颇高,就算是最普通质量的破天丹,都能够提升至少一成突破先天境界的机率。

所以即便在花家当中,也只有像花弄影这样的嫡系核心弟子,才会有机会被赐予享用。

因而花雾影一接过手后,忍不住便将瓶口打开,一见之下又是震惊不已:“上……上佳品质的破天丹?!这……这几乎可以提高三成左右的突破机率了。”

“嗯,妳放心收下吧,这种灵丹我多的是,而且等妳晋级先天以后,就能帮弄影姐做更多的事情了。”易庭浑不在意地说道。

“谢……谢谢!”

花雾隐有些激动并且心里也十分感激,花弄影的资质比起她要好得太多了,若是她短时间内还不能够晋级先天,那么也不适合继续担任花弄影的影卫了。

随后两人又确认了之后碰面的细节,花雾隐便赶着离开,去追花妍欣与花蕴灵两人。

而易庭却是继续待在运河边上,静静地望着缓缓流动的河水,直到半刻钟后,忽然开口说道:“不知前辈找我何事?”

“哈哈,好好,没想到我离得如此之远,竟然都能够被你发现到,看来我们易家,当真是后继有人了,哈哈……”

声音由远处传来,那是在距离运河边至少三十丈外的林子当中,不过当声音说完之后,易庭身后的不远之出,已是陡然间冒出了一道身影,若不是其一身衣袍腾飞后飘落下来,还真会令人以为他一直便站在那里,从未曾动过。

易庭闻言后,有些惊讶地转身回头,所见是一名约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正露出满脸赞赏的笑意向他望了过来。

“大伯?!”

中年男子点头承认其身份,正是易家现任的家主,也是易庭的大伯易浩。

易庭对其早已没有什么印象,之所以会猜测其是大伯而不是二伯,是因为易浩的修为已达到了筑基期颠峰,相信再过个十几二十年的,是有很高机会能够结丹成功,但其二伯修为则差了许多,如今应当还是停滞在筑基初期而已。

然而在惊讶过后,易庭稍微迟疑、犹豫了一下,才缓缓地行礼道:“易庭见过大伯。”不过其脸上仍带着一些猜疑与警惕,令易浩看了暗自心中叹息。

“我这次来,并非是要劝你回归家族的,只是近来听了不少有关你的事迹,因而想亲自见见你罢了。”易浩说道。

“哦?!”易庭闻言再次觉得讶异,同时心中也好奇易浩的动机,若说不想劝自己回归家族,这点易庭是绝不相信的。

毕竟以他天才炼丹师的身份,就连大宗门都会积极争取自己加入,然而易浩说了这一番话,已是表明了一个态度,至少不会动用淡泊的血脉亲情做为理由,来压迫自己回归家族,为家族做出贡献。

这点应该算是尊重易庭的选择的意思了。不过也非是易庭不愿意回归家族,而是觉得并没有那个必要。

同时易庭也没义务要为易家付出,毕竟他离开家族时才六岁而已,且当初他的灵根还未觉醒,父母又失踪没人可以依靠,所以处境上并不令他觉得愉快。

而且相信在家族当中,也不是每个人都乐意见到他的回归的。

但易浩仿佛能够看穿其心事般,心中再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别怪你二伯或族兄弟们,家族当中本就必要存在着竞争的关系,毕竟修炼的资源都是有限的,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利益争取,但那也只是对内而已,若是在外你受到了别人的欺侮,相信整个家族都会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易庭还是沉默着不说话,其眼界可不能以普通十七八岁的少年来看待,他怀疑若是遇上了家族根本无法对抗的势力,究竟会有多少人肯坚定地站在他的身旁。

“唉……好吧,大伯今天亲自过来找你,除了真的有些好奇之外,主要便是过来传个话而已,其他你真的别想太多。”易浩摇了摇头,心中着实觉得颇为遗憾。

……

贺州治疗睾丸炎方法
青岛好的妇科医院
玉溪治疗牛皮癣费用
贺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青岛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